昭妄BBB

【琛心/情书】北平•冬日•戏歌

“冬日/十三封情书”

上一棒: @颠当 

下一棒: @100% 

先祝小周哥生日快乐!!!!

然后很高兴认识各位老师们!!!!

以下4k+清水小甜饼

顺便给大噶推荐BGM:风月俗事

 冬日快乐!

 —————————正文开始—————————  

戏子总给人讲故事,我却是要替一位戏子讲故事他托我替他讲完这个故事,讲给大家听、故事并不长,关于北平的一个冬日和一曲又一曲唱不完的戏歌,还有两个男孩: 

方书剑,北平戏团里出了名的男旦,红袖,花冠,唇上带着点大红的胭脂,拿把小扇,婉婉的唱腔,只要是一开口,这北平城里的公子哥的心,就是没有一颗不被吸过去的

周继琛呢,倒也不是什么北平城里的公子哥,这也决不是什么公子哥包养小戏子的俗套的故事,他就是戏团里新来的,来打杂,帮着收拾戏服 

哪年冬天记不得了,只知道那年冬天北平很冷,阳历11月还没到头,就下了好几场雪,一场下的比一场大,天再冷,戏也是照常唱,方书剑抱着戏服从戏台子后面出来,大红的戏服衬着还没卸去粉脂的男孩的脸

哈口气搓搓手和师弟一起过条小巷子回四合院里师弟进团里还没有几年,他跟方书剑讲啊“哎,你知道吗,上次刚召进来的打杂的男孩子,又受不了跑了,今年这都是第几个了,幸好年末了,不然老团长得破纪录啊!我可不想是这种记录的见证人”

“好啦”方方笑笑开口“被别人听见了下个完蛋的就是你,老团长就是这个脾气,习惯就是啦”摇摇手跟师弟再见,然后转身去里屋放戏服

哦对,忘了说他就住在这四合院里 

欢快的跳进放衣服的房间,哼着今天唱过的小曲儿,为冬天而写的小曲,总是声入人心

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一个高个男孩捧着戏服和木质的衣架,发现自己进来就转头有些愣愣的盯着自己看

“你好?”是方书剑先开的口

那个男孩子这才是反应过来,“你好” 他咧开嘴笑了,“我叫周继琛,新来的,哎,戏服给我就好了”

方方很友善的冲他笑,杏眼弯弯,冬风吹过的缘故,眼角还带点红色,戏团里的首席啊,那眼睛定是勾人的很但周继琛那时候才不会知道,他只是看那一眼就被勾了魂

 方书剑进剧团3年有余,怎样的礼数没有见到过,蔡家的公子哥今天是提了盒名贵的糕点来的,明天就带着一大盒的油爆虾,还是剥好的那种;龚家的公子爷,软磨硬泡想要方儿只为他一人而唱

周继琛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那几个口无遮拦的师弟,在四合院里头聊天,还会羡慕的叹气他可是听的一句也没拉下

但他不知道的是,方儿会那么明白:他们喜欢的是他唱戏的样子,不是他

但周继琛喜欢他,不只是唱戏的他 

于是不知道哪一天开始,方方在戏台子上唱歌,小周就在台下头听,被老团长发现敲了好几次脑袋也还是每天去听一场戏,就方书剑唱的那一场

有时候什么也不拿,大多数时候抱着两件要去放的戏服,也不开小差,就直勾勾的盯着男孩,圆圆的眼睛在唱到高潮的时候还会感动的有点湿润有时候台上的方书剑也会看他几眼,然后不经意再移开眼神 

他喜欢听戏,他更喜欢听他唱戏,他喜欢他 

周继琛是个很细心的人,这个完全没话说,所以方书剑下了戏台,在后台累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木质的桌子上总会有一杯凉了一会的茶,应该是刚刚好,温温的,周继琛放完上一场的戏服再去院子里收下趁着阳光好晒起来的道具,总会凉一杯茶,方书剑就可以刚刚好两大口一杯子,清清嗓子,去脱戏服,卸妆

比那些有点粘嘴巴而且比不上方方的心选红糖小麻花的糕点们好多了,方书剑这样想过 

唱戏,基本功是很苦的,之前没有名气的时候方书剑只能在很多人的大戏上跑个龙套,龙套并不轻松,比现在累很多,后空翻,侧手翻都是家常便饭,小男孩一点不知道对自己好一点,常常一个动作从正午练到太阳落山,哪能一点伤不受

所以他的腰伤真的很严重了,特别是下雨的冬天,唱戏倒是没什么,该念词的地方一句没少,唱词也不会有一点颤抖,要强的小孩没跟别人讲起腰一阵一阵的刺痛,自以为搽了胭脂的嘴就看不出来苍白当然这个看不出来并不包括周继琛在内,理好戏服出来,想着方书剑人呢,今天怎么没来放戏服

然后过了小巷去后台找方书剑,他今天妆都没有卸,坐在椅子上也不站起来

“怎么了?腰痛是不是?”

方书剑没有回答他,但周继琛也没有要等他回答的意思,上前一步,蹲在椅子面前,搓搓手又哈口气,等手温温的就放在方书剑的腰上轻轻的揉

“等一下,我那里应该是有膏药的,一会给你拿”

“很疼吗,站的起来吗,戏服给我吧”

“等下我打点热水给你啊,你拿个热毛巾敷一下应该会舒服一点,顺便把妆卸了,挂脸上不舒服的”

对,周继琛有时候念念叨叨的像个老妈子,特别是跟方书剑搭上了关系

 北平城里冬至里是要放天灯的,但方书剑从来没有去放过,他原来住在北平的郊区,这几天总是帮着家里准备年货,哪有时间进城里放灯,看戏,好容易等到戏团演出到他们村子里,老团长看到活泼好动会唱歌的方书剑,求着方书剑的妈妈把他拉进的戏团

进戏团之后每年这个时间是有大型演出的,方书剑作为首席,又怎么可能被放出去

今年冬至也是一样的,方书剑刚刚下了戏台子揉揉腰,卸好妆,没见周继琛的人,但唱了戏累的发慌,也没这个功夫找人,想着他去看天灯了吧,穿了巷子就要回房间休息

那年的冬至又飘飘的开始下雪

方书剑走进院子就看到大个子蹲在地上,摆弄什么,周继琛看到方书剑来了,圆圆眼睛漫溢着笑意,站起来握住方书剑的手腕拉着他跑,带着他从小院后头攀上屋顶,雪刚刚下,房顶上还干净的很,周继琛拉着他坐下

然后伸手到口袋里拿火柴,方书剑这才看清楚了他手上拿着什么,他带他来放天灯来了方书剑开口“放天灯?”

周继琛回头对着方书剑笑了“冬至就是要放天灯的啊”

噌的一下,火就点起来了,照着天灯,四合院和北平下雪的冬至,他们把手放在天灯的下面,举高

方书剑看清楚天灯上的字,是周继琛写的,他的毛笔字秀气的很,天灯上的字,只有短短四个:“顺问冬安”

放手

天灯在雪里飘飘的飞上了天

 方书剑双手合十,小声许愿:

我希望未来一切平安顺遂

末了又在心里加上一句

希望他也能在,我的未来 

远处的天灯亮成一片,近处他们亲手放飞的那盏天灯,照亮了一小片的白雪 

所以方书剑怎么会不心动 

至于两个少年人是怎么确定彼此的心意的?那是个意外,也应该叫做必然,是方书剑让我这么说的,也的确,听完两个少年人的描述,我也会这么说 

新年过后的第一场戏,今年是整个戏班子被请去城中心的大戏台唱的,广播里说是今天要下雪,方书剑站在后台往门口看看,还没下下来么,今年的初雪

转头师弟就来喊他“方方师兄!快去换衣服啦!”这边应下来,那边眼睛就滴溜溜的转着找人,周继琛呢?四周看了一圈才是看到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的周继琛,抱着衣架子。

周继琛也看到方书剑的眼神,圆圆的眼睛一下子亮亮的,弯弯嘴笑笑,用口型跟他讲加油方书剑回了神坐在位置上乖乖让妆娘往脸上上粉脂,周继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扶着椅子弯着一边嘴角笑嘻嘻的看着镜子里的小孩

小孩没办法乱动,趁着妆娘找眼影的功夫睁开眼睛朝镜子里的周继琛做鬼脸 

雪还没下下来,戏就开场了

来了好多人啊台上的方书剑这么想,台下的周继琛也这么想,顺便悄悄的左边右边看看,哦,这个是城南的公子哥,那个是官老爷家的二公子,还有那个好像是哪户富商家的小少爷,都来看方方啊

他才不会吃醋

那就奇了个怪!

 这场戏唱的真快,周继琛抬手揉揉眼睛,下午4时了,抬脚正要向后台走,就听见人群里一阵的骚动,是那位南城的公子爷吧,这是哪捧出来的玫瑰,红的晃眼睛,方书剑正要往台下走,就被快步走到台边的公子哥扣住了手腕

“跟我走吧方儿,你要更远的未来不是吗,我给你,别呆在这小戏团唱戏了...”

周继琛哪有勇气听完,提了脚就向后台快步走去 

坐在后台一边的木箱子上,几个师弟的声音更闹人了,周继琛听一句心里嘀咕一句

“看到吗!看到吗!南城的那公子哥又来了”

“反正人家家里有权有势还有钱,这公子爷也是被宠的紧”

“方方师兄好像要答应了吧”

“我觉得不会吧”

于是那个角落里的周继琛脸色并不好看,脑子里来来回回就剩了那么一句他断章取义听来的话,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了

这时候方书剑也总算是摆脱了公子哥,向台下跑,他看到周继琛了,也看到他跑了,但在走进后台的前一刻,他停了,那,我跟他讲什么,讲我没要跟那位公子爷走,让他别想多,方书剑揉揉太阳穴,愣住了,没法子,头上的凤冠重的闹人,认命似的走进后台去

周继琛看到他进来的,圆圆的眼睛因为着急红了一小圈,他不想,他不想方方给公子哥当情儿,于是他也认命了,站起来,挪过去,揉揉头发低下头,悻悻地开口:

“你答应他啦,也是,也挺好的,他可以给你很好的未来的吧,你就要有更好的前途了,可以去更好的地方唱戏了,也许也不用这么辛苦唱戏了,挺好的…”就算是着急的紧,他的语气也是软软的

“他不可以”男孩子的凤冠未去,抬起头看周继琛的眼睛,好看的杏眼也因为着急解释有点泛红

他抬头看他,像他们认识第一天一样

周继琛愣住了

“什么.”不确定的开口

“我说,他不可以,他给不了我要的未来”抬着头语气坚定

末了低下头小声的补上一句“我没答应,谁跟你讲我答应了的...”委委屈屈 

周继琛圆圆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那你愿意答应我吗”低下头没敢看方方的眼睛,小小声的问“未来,关于未来,哪怕我给不了你你想要的未来...”

方书剑就快要笑出来了,他只是觉得眼前的男孩傻的可爱,还没看出来么,我喜欢你啊然后他开口再一次打断了眼看着就又要絮絮叨叨下去了的男孩的话

“只有你能给”

“我们的未来”

 下雪了,北平城的初雪那个穿着戏服的男孩胭脂未去,好看的发懵,他垫起脚尖伸手去搂高个子男孩的腰,抬头看着那双很好看的眼睛

周继琛被方书剑的杏眼迷了心神,侧头吻上他的嘴

 真好看啊,北平的初雪,在灯火初上的戏台上飘下来 

哪怕是很远的未来他们也会想起的

北平冬日的那场初雪

还有属于他们的终不散场的戏歌

于是这就是整个故事了,方书剑叮嘱我,托我在故事的结尾告诉你们:北平的冬日真的很美

—————————— end —————————— 

为了防止看不懂我想要表达的所以码一个在文后的叨叨

对于小方来说,他有着很多机会,只要答应一个公子哥就有更好的处境,地位,荣华富贵,但他却是对一个给不了他很好的生活但真的爱他的人动了真心

就像是很多公子哥会为了讨好方方送他一盒盒精美的点心,可这些都比不过小周提前给方方凉好的茶

这大概就是我能想象的最美好的样子

我话真多,但我真的爱两个男孩

最后

冬日快乐!

祝眉目舒展,顺问冬安!           

我 来了

颠当:


@高杨的小黄鸭00:00

预告:

“音乐剧演员方书剑的爱情故事”



@贰叁  01:13

《刻舟求剑》

“我想他对我的是有好感的。”

可他后来才知道,这不过只是他的胡思乱想。



@大大大大米02:00

《师生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那天晚上,我拿着手机当手电,站在黑漆漆教学楼上对他大喊: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愣了几秒钟,也对我喊了回来:废话!不然我帮你扫了一冬天的雪是为什么!”




@丁奭君 04:00

《二乔》

世人都说,那个姓周的秀才爱花如命,此生最钟爱是一盆名唤二乔的山茶。




@早点睡觉 06:00

《明信片》

“我想我是你的。”



 

@颠当08:00

《雪女》

“学长!方书剑已经掉队了三小时了,外面暴风雪。”

“他知道错了吗?”

“还没,他被雪女抓走了。”




@昭妄BBB 10:00

《北平•冬日•戏歌》

方书剑双手合十,小声许愿:

我希望未来一切平安顺遂

末了又在心里加上一句,

希望他也能在,我的未来。




@100%12:00

《冬至》

“可否给我一个家?”




@零陵桑墓 14:00

《向日葵》

向阳而生,穷己一生





林晏 16:00

《对岸》

他在我的对岸,我却只能不停地回溯,我不是有藤蔓的植物,我够不到他。钢琴没人弹了,画也没人画。




矢作清河@七日 18:00

《昨迟人》

“昨日象得到,迟来无去路。”




@又皮又黑又话唠20:00

《特别的咖啡给特别的你》(咖啡店paro)

(本文以周继琛视角撰写,会有原创角色充当助攻,但是cp只有琛书)

有首歌叫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但是我是咖啡店的老板

只能制作特别的咖啡给你





@小暗君   22:00

《原生》

“当你需要与与生俱来的世界对抗,我就是你最后一道防线。”





指路微博:https://m.weibo.cn/6591330219/4458821344615035


【小凡高】大教堂时代

以“我”为第一人称的文,大家都带入自己看吧

ooc预警

Be

真·83岁老大爷

小凡高的故事以高杨为第一人称

文中一切历史事件,绝对!不!真实!

会提及汶川地震相关,逝者安息🙏

——————————————————————


省联考还有86天,唱来唱去的几首歌还是没有起色,我几次三番想找到爱情的意义,我在歌里唱不出的东西

这是我在北京的第一个秋天,我唯一能放声练习的地方,是一个破旧不堪的教堂

没有了教徒,神父的破旧的教堂,只剩下看门的老人

我总是在正午来到黄昏时分就走,赶着晚上的表演课,看门老人总是在一边的木椅上听我唱歌

他好像哑了,也可能是聋了吧,他从来没有跟我讲过话,没见他笑过,更没见到他哭

很快,省联考还有53天,政策下发,强制要求法语歌曲一首,我选择了《大教堂时代》,这是我看的第一部音乐剧

一样的正午我在教堂的木台子上唱歌,阳光顺着彩色玻璃射下来,我第一次看到老人哭了,在我开口的一瞬间

他走到我面前,蹒跚着

他拉着我在木台子上坐下

彩色琉璃射下的光印在老人的眼睛里,他的瞳孔是琥珀色的,像是玻璃球在阳光下发出的光,我暗暗的想,他年轻的时候一定很好看

“想听故事吗,关于我的故事”

“我的大教堂时代还有他的故事”

他?我疑惑的开口,老人什么都没有说,笑着摇了摇头,那是我第一次在一双年老的眼睛里看到真正的光,大教堂屋顶里彩色的光

“他啊,他叫黄子弘凡,我叫高杨。”我第一次知道老人的名字,很好听的名字,高杨

 

我听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从老人的口中讲出来的:

我记得那天的阳光很好,我的父亲原来也是这个教堂的守门人,拿着微薄的补贴,我在北京上大学,没钱住校,就住在教堂边上的老北京的深深巷子里,那天天气真的很好啊,教堂木质的地板上印着五彩的光

他跑进了我的世界,带着一头锡纸烫,笑的一脸阳光,和那天的天气一样,他坐在木台子上笑着问我父亲:“在没人的时候可以回来唱歌吗?”

我父亲没有什么迟疑,答应了这个男孩子

他告诉我“我叫黄子弘凡,17岁,就要艺考了,我们家不支持我,只能出来唱歌,我唱歌给你听吧!我唱歌很好听!”带着一身少年的稚气

他唱了一首法文歌

“Le temps des Cathédrales

C'est une histoire qui a pour lieu

Paris la belle en l'an de Dieu

Mil quatre cent quatre-vingt-deux”

他告诉我,这首歌叫《大教堂时代》,一场盛大的悲剧史诗

他每一天都会来,有时候会给我带一杯热的咖啡或是奶茶,然后我捧着热饮听他唱歌,他也会坐在我边上跟我聊天,他话很多,一个人也可以讲起相声

我问他“怎么取这么个名字”我记得他叨叨了很多,我早忘记了,我就记得他特别得意的跟我讲

“是不是很特别!”我笑他“像是狗狗的名字,阿黄”他作势要打我

到了深秋天黑的很早,他走的也很早,我也就很早就窝进租的小房子里,看我看不完的专业书,我没记错的话是07年的立冬,他骑着摩托车在我家门口的小巷子里喊我名字“羊儿,下来!”

隔壁家的大妈开了窗子骂他,说他好吵,我披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就跑下去,他看到我笑了,说我是米其林轮胎羊,我可没忘呢

他笑着说“羊儿!我带你兜风去”我坐在他的摩托车后面,小心翼翼的搂着他的腰,我的心跳融进北京的凉风里,那是我第一次心动

他开上了北京的高架桥,我坐在后面喊他的名字“阿黄!骑慢点啊!”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我悄悄把他的腰搂的紧了一点,嗯,我的私心

北京在年底有盛大的烟火大会,大概是前一周,他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我没怎么想就答应了,自从明白了我的心意,我就异常的珍惜和他在一起时间,可能是因为他联考考完了,笑着一脸灿烂告诉我成绩很好,明天的校考也会很出色,我意识到,校考结束他就会到更大的天地下唱歌了

我笑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笑的没有那么开心,但是真心为他祝福“祝福黄子,以后成了音乐剧演员要给我留票喔!”

他也笑了特别开心:“祝福高杨!希望高大爷可以再活泼一点!”

我扳着手指过日子,终于到了烟火大会的晚上,我还是坐在他的摩托车的后座,小心翼翼的搂着他的腰

那天的烟火大会很好看的,我却没怎么看进去,我只是悄悄的看着他的一头炸毛,他突然的回头看着我,空气一下子好像变得清冷了,人群的喧闹不见了,烟花也是悄悄绽开的,我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满天的烟花,和我

他小声的唱起了歌

“Le temps des Cathédrales

C'est une histoire qui a pour lieu

Paris la belle en l'an de Dieu

Mil quatre cent quatre-vingt-deux”然后他对上了我的眼睛,伴着满天的烟花开口,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阿黄因为紧张而结巴的样子

“羊儿”

“我”

“可以...和你一起构起我们的大教堂时代..”

他没有说完,我就抓住他的手亲他的嘴唇,他的嘴唇很软,是我梦里的样子

忽然间人声都回来了,我抓着他的手,温热的,

“10,9,8,7,6,5,4,3,2,1!!”

最后一响烟花在天空中炸开,一片五彩的颜色,就像教堂里洒下的光

“阿黄的艺考和高考都要顺顺利利!”

“高杨的期末考的以后的所有考试都要一次通过”

然后他就完完全全沉浸在声乐小课和表演里了,几乎是一转眼就到了二月份,我陪他去了艺考的第一场,北舞,他留着一头乖巧的直发,拿着一手的歌谱,有些顺理成章的把我的手握住放在他的口袋里,他笑着跟我挥手,“哎!羊儿,你就别担心我啦!我肯定考得好!晚上我考完了我们吃火锅去,我和你讲我找到一家火锅想真的很好吃...”

“好啦!阿黄快点进去吧!”我真怕他就这么讲下去错过了考试

他在里面考试,我溜去了隔壁小胡同里的花店,我人生插的第一束花,一小束的向日葵,向日葵真的太适合阿黄了,他就是那个永远阳光向着太阳,有点黑黑的大男孩,至少在我这里,他永远是

他艺考的那一天是个阴天,但他考完从校门口跑出来的时候夕阳的余晖还是很给面子的从云层里露出来

我也笑的很开心饿“阿黄辛苦啦!”然后把我手里的花递给他

“谢谢羊儿!”他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随及笑的开心“我感觉我今天发挥得淋漓尽致!真的!我该唱的都唱了,老师还特意问我问题!是不是我太出色了!”

四月初,北舞的通过证就发下来了,专业18,高考不失误,问题就不大了,他说生日还是要回四川的,也要回去补补课,5月中就回北京准备着高考了

老人的故事在这里忽然停了,他哭了:

然后,他把我一个人留在北京了

那一年,2008,汶川地震,我的阿黄才刚刚18

我知道消息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不出意外阿黄今天就该到北京了,可我看到的只有他手机里一条没有来得及发出去的短信

“Le temps des Cathédrales

C'est une histoire qui a pour lieu

Paris la belle en l'an de Dieu

Mil quatre cent quatre-vingt-deux”

“羊儿,我会一直爱你”

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唱的歌,那个时候我才明白啊,我和他也不过是一场壮丽的悲剧史诗

 

他给我讲完了这个很长的故事,夕阳正正好完全褪去了,教堂的彩色玻璃不再发光了,老人的眼睛仿佛只是一颗玻璃珠,在挤满灰尘的角落不再发光

老人抬起头看我:“小姑娘,你知道吗,巴黎圣母院的时代在大火中化为尘埃,我和他的时代,葬身于尘埃”

他唱起了一首歌,声音轻而沙哑,像是下一秒就要停下的老式留声机

“Le temps des Cathédrales

C'est une histoire qui a pour lieu

Paris la belle en l'an de Dieu

Mil quatre cent quatre-vingt-deux”

他说

“阿黄,我会一直爱你”

-end-

——————————————————————

我太菜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刻周求剑】方书剑怎么变成了方小猫








【刻周求剑】方书剑怎么变成了方小猫


甜甜的短打再一次上线


真的真的很...很短


我太喜欢两个崽崽了


❤️❤️❤️


———————————————————


-哎?方书剑怎么变成方小猫啦


-可是,就算变成方小猫,也不可以耍流氓哦




深秋的上海,梧桐叶开始落下的季节。闹钟把睡梦里长手长脚的男孩吵醒,周继琛翻了个身,伸手想要把身边的男孩捞进怀里。


没有向往常一样温柔的触感,周继琛半眯着眼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家小男孩的行程,他从来没记错过,方方今天应该是没有行程,也没说要出门的吧


“喵~”


床尾突然传来轻轻的一声猫叫,周继琛回头一看,吓的往不大的床的另一半缩了一缩


“方书剑这么一大早的,不会出去买了只猫吧…”


周继琛伸出手,挠了挠猫咪的下巴,是只布偶猫,眼睛圆圆的,是蓝色亮晶晶的,毛毛又长又柔软


猫猫很自然的走到周继琛的腿上,轻轻的坐下,像是习惯性的向周继琛身上靠了靠,然后微乎其微的蹭了蹭他的肚子


“还挺可爱。”周继琛把猫猫举到眼前,仔细的看了看,然后一转头“哎?不对?方书剑人呢?不省心的小傻子”


方小猫在心里暗叫:“周继琛你个大傻子!我在你手里啊喂!!”


可是周继琛听到的版本就是怀里的小猫奶声奶气的喵了几声


“是吧,你也觉得方书剑是小傻子吧”周继琛呼噜呼噜猫猫下巴上软软的毛,这样说着


周继琛抱着方小猫下床,去看看这不省心的方书剑又跑到那里去了


果然,客厅里没有人,什么都没有,还是昨天他们一起大扫除以后都样子


“哎哟,方书剑也是的,买猫还真的就是买了只猫回来,猫砂,猫粮,食盆一个都不知道买的”




周继琛从冰箱里拿了个冰牛奶放进热水里温一温,又去换了件有着大口袋的风衣,拎着小猫的后颈放进口袋里


“走,去宠物店买个东西”周继琛低头看了眼小猫,在把钥匙摸进另一个口袋的空档,周继琛猛的低头看了一眼缩在口袋里的奶猫“你可别在我这尿尿哦!我衣服很贵的”


方小猫在温柔的口袋里窝的很舒服,有点傲娇的看了周继琛一眼,没有理他


在梧桐飘飘的季节里走着,方小猫突然想起来,周继琛在梧桐飘絮的季节里出远门直接跟自己腻歪的时候说的:要是可以把自己放在口袋里带着到处走就好了啦


这样,也算是圆了这个傻大个的愿吧




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周继琛坐在沙发上挖着冰淇淋等方书剑回来


微信发了没有回,打了电话才知道手机还在床头柜上冲着电


周继琛看看怀里的猫猫“哎,你说方书剑人呢?”


方小猫在心里叹了口气,我怎么让你知道我是方书剑啊???


方小猫奶声奶气的喵了一声,然后跳上了周继琛弯着的手肘,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锁骨上的小草莓,那是他自己前天晚上种下的


然后跳到周继琛的腿上,安静的盯着他看


周继琛又一次被吓到了


他小心翼翼的盯着小猫看,小心翼翼的开口:“你...你...不会是方书剑吧…”


方小猫软软的喵了一声,然后对了周继琛摇摇他的尾巴


“不...不是吧,方书剑怎么变成方小猫啦?”


周继琛顺手把小猫举到眼前“方方?”


“喵~”方小猫乖巧的应了一声,伸出小舌头去舔周继琛的嘴唇


周继琛一下子笑了


“方书剑小朋友就算变成了方小猫也不可以耍流氓哦”


———————————————————


我果然很垃圾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刻周求剑】小方的翻车直播








【刻周求剑】小方的翻车直播


这是一个甜甜直播体


呜呜呜我第一次码琛书的文



两个小孩太甜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


方方被又被催着营业了


“我有不是什么明星,我就是一个音乐剧演员...”


“好啦就当为了你的粉丝们,她们催了好久了,都说没有看到新鲜的方方”剧团的工作人员打断了方方的抱怨,这么说着:“晚上八点,你待会发个微博跟粉丝们讲一下啊”


“知道啦”




晚上八点,方方准时打开了直播间,果然不少的粉丝早在微博蹲点啦


          -啊啊啊啊啊方方终于直播啦!!!!


          -新鲜的方方!!!


          -方方妈妈爱你!!!!!!


“嗯,大家好!我是方书剑”


          -方方好!!!


          -方方!!!!!!!!


          -方方今天你好好看呜呜呜呜


方书剑凑在屏幕前面,仔细的看着刷的飞快的弹幕。


“你们刷慢点我看不见啦”微微上扬的尾音,方方今天心情不错呢


          -呜呜呜呜方方你离屏幕远一点点妈妈心脏不好!!!!


          -哎?方方在自己家吗?


“啊?没有在上海的公寓里啊!当然也是自己家啦”


           -呜呜呜方方翻我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方方你真的好温柔我可以!!!!!!!


           -方方看看我!!!!!!!


           -方方是不是要过生日了那生日直播吗?


“生日啊?应该会提前一天直播哦,因为第二天有演出呢,你们来看吗?”


           -看!!!!!!!


           -方方我看杭州的!!不能陪你过生日了呜呜


方书剑坐在椅子上笑着看着一条条的弹幕,都是喜欢自己的人啊


 方书剑手突然的一滑,屏幕斜到了一边


         -等等!!姐妹们后面床头柜上或许是情侣杯?


         -方方有女朋友吗????


         -呜呜呜方方还小妈妈不允许❎


“啊?”一抹红色悄悄爬上了方书剑的耳尖,小孩心里悄悄嘀咕,她们都属显微镜的吗?这都能看到,下次直播应该要收拾的“那个啊,是朋友送的生日礼物,说为了让我多喝水,喝两个人的份”


“还有,我没有谈女朋友呢”小孩又悄悄在心里想,学长应该不算女朋友吧……


       -哪个损友啊啊啊他总有一天要笑死我


       -哈哈哈哈哈为了让方方多喝水费尽心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门锁忽然响起咔的一声,接着就是门被打开的吱呀一响


         -或许是我幻听吗?我感觉我听到门打开的声音?


         -我也


         -方方不是一个人住吗????


门打开的下一秒,不出意外的熟悉的声音响起“书剑!!!”


好好坐着的方书剑的背突然的一僵,忘了这哥今天回来的事了


         -这个声音或许是...


         -是...小周学长


放下包的周继琛,转身进了卧室,弯下身子把脸埋在方书剑的颈窝里,带着撒娇意味的开口“书剑,想我没?”


方书剑的耳朵在温热气息传到之前就不争气的红了全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喊刻周求剑是真的


        -kswl kswl


 “师兄...我在直播...”


周继琛抬起头,摇了摇手“你们好呀!我是周继琛”


        -方方有人疼啦…呜呜呜呜妈妈放心了

        -呜呜呜kswl他们是真的!!!


        -姐妹们给我科普下!他是谁啊啊啊?好帅啊啊?


        -是方方的学长!!!也是音乐剧演员啊啊!


        -或许这不是杨晓宇!!


“是的,我在我的遗愿清单里饰演了杨晓宇 哦,希望大家多来剧院支持我和书剑哦”


(在方周的世界里双张不配拥有姓名)


        -或许是同居!!!!!!!!


方书剑现在不单单是耳朵连脸也开始有点儿泛红,小声的回答一句“嗯…”


        -所以是官宣了吗!!!!!


        -给我幸福啊啊啊啊啊呜呜


        -小周学长好好对方方啊啊!


        -赶紧结婚(bushi)


        -我可以问一句谁A谁O吗?


        -这个要问,看看就不是方方啊(我不是黑粉,真的)


“我觉得刚才说看着就不是方方的妹妹说的特别对”弯这腰看着评论的周继琛这样开口


“周!继!琛!你再话多明天早饭就是豆汁儿!!”


“别!!!这我是真不行!”

方方笑了一下,看看时间也过了九点半

“那我最后给你们讲个睡觉故事然后下播好不好?”

      -好!!!!

      -呜呜呜可爱方方讲故事啦!

“嗯...从前有一只兔子,他要穿过整个森林,在森林里他遇到了一只狐狸,狐狸就一直悄悄的跟在兔子的身边,悄悄保护它,兔子发现了,它就转过身去找狐狸,它问小狐狸为什么一直跟着它...让它不要吃掉它,狐狸说,我不吃可爱的小兔子....”

“好啦,结尾要你们自己去猜哦!!”


方方凑到屏幕前可可爱爱的补了一句“那,直播就到这里啦!拜拜!你们都要早点睡啊!”


       -方方拜拜!!!


       -拜拜!!!!!!


       -下次也要记得直播!!!拜拜!!!




第二天的凌晨五点二十分


许多姐妹的微博特别关注响了一下


“你的特别关注Aurelio_周继琛发了一条微博”


打开是这样的一句话:


    “那么,狐狸和兔子在一起了吗@未来的方书剑”


在下一分钟,凌晨五点二十一姐妹们的微博特别关注又响了一下


“你的特别关注未来的方书剑转发了一条微博”


果然转发了周师兄的微博


留了这样一句话:


     “至少我这只兔子和你这只狐狸在一起了不是吗@Aurelio_周继琛”


———————————————————


灵感源于:


方书剑的生日直播


周继琛的豆汁儿Volg


和记不清那一场清单签售一个带了狐狸头饰一个带了兔子头饰的两个崽















【yanwoo】沉溺








【yanwoo】沉溺


短打一发完


我爱两个小甜孩!!!


是HE!!!


写在文章前的话:这里的设定是闫桉得了一种只要离爱人很远或者是深度睡眠,就会沉溺在梦中的心病。


闫桉是知道自己的心病的这么一个设定


———————————————————


-我沉溺在属于你的梦境里醒不来


-两个梦之间的交替,像是深海里的鲸的呼吸


-哪怕只是跃出海面的惊鸿一瞥


-我所看到的也只能是你

-所以说我根本离不开你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惊醒了睡梦中的男孩


“哥!哥!醒醒!”


啊,是禹硕的声音吗?光线亮的闫桉只能勉勉强强睁开眼睛,他看到的一片白光,白光开始清晰


是病房吗?


出什么事了?


啊,看到那个男孩了,是我的禹硕,他在哭...


闫桉伸手想去揉揉他的头,身子骨却是被敲碎的一样的疼痛。


闫桉努力的伸手,就要触到指尖的一刻,哭声停了,男孩不见了


“禹硕,是你吗?你在哪?不哭了,寝室里有糖的,你喜欢的味道,葡萄味的,就你上次直播吃的那个...”


“禹...”


“别走..”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闫桉一下子从床上做了起来,想起刚刚的梦,一身的冷汗。


是梦啊,身边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孩睡的还沉,黑色的卷发还是最可爱的样子


听到声响的禹硕翻了个身,搂住了闫桉


“哥..几点啦”


回答他的是闫桉不平的呼吸声,禹硕抬眼一看,对上了闫桉泛红的眼眶


“哥?!怎么啦?”


闫桉摇摇头露出来最标准的甜笑“没事,做梦了”


“那哥我出去买早饭了哦?你再睡一下?”


“嗯”




闫桉躺在床上,沉入了黑暗


路灯是昏黄的


高高瘦瘦的男孩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禹硕?找我”


回答闫桉的是一片寂静


抬头对上的是禹硕猩红的双眼,深深的吻也在那一刻降临


双唇分开的那一刻


男孩开口了“闫桉哥,我们...分手吧”


闫桉在一瞬间愣住了“我...”


“哥,我说真的,我们分手吧,我接受了很大的压力真的,不管是父母还是公司,可是哥...一直像是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分担呢”


“禹硕...”




走廊里响起脚步声,闫桉的梦境也随之被打断


“哥!!我回来了!买了米粉”


还没有等到下一句,随之而来的就是闫桉的吻,温柔又好像是带着发泄


“唔..哥”


“禹硕,你知道哥有心病嘛?”


“嗯?”


“我可能,离不开你了…”













【喻黄】与你的游乐园(六一)








【喻黄】与你的游乐园


六一限定的快乐游乐园


和一直一直都可爱心动的喻黄


私设!!!!他们公开了!!!!


小红心和小蓝手走一走!❤️


———————————————————


在喻文州的眼里,这里看到阳光里跳动的黄毛。哪怕是呆在一个玩偶套装里透过小小的气孔


甚至是猜到那个男孩的碎碎念该是什么样子的


“喻队呢喻队呢?真是真是啊,说好的一起过六一,人呢人呢…”


那个叨叨个不停的黄毛少年一点点走过来


穿着唐老鸭衣服的男生一把抱住了那个黄头发的男生


“烦烦,来啦”穿着唐老鸭衣服的男孩,摘下头套,汗从发尖上滴下来


“这么热的天,你就不要穿这个了啊,中暑了怎么办我会很心疼你这嘛?唉呀呀,我给你擦擦...”手中攥着纸巾,一点点的擦拭脸上的汗


“不是你说最喜欢唐老鸭嘛”


“可...我更喜欢你”烦烦的脸难得红的像个苹果




夏日的香港迪斯尼乐园,一个黄头发的男孩牵这个气球在前面跑着,时不时的回头


“喻队,喻队!快点!”


那个深蓝色头发的男孩跑了两步,露出微微的笑


(灰熊过山车)


拿着快速通行证的两个就这么拐过一个一个弯


“喻队!!!第一排!”


“好好好,来了”


他们的他们手十指紧扣,黄色的毛毛和深蓝的发丝一起飞上飞下


“喻队!!!!!一会去吃那个橙子棒冰!”


“好!”


在跑下过山车后两个男孩一人一根橙子棒冰,在午后的阳光下走着...




夜幕降临那个梦幻般的城堡,城堡下是早早坐在一起的两个男孩子


八点半一过,烟花在boom一声以后冲出了城堡的塔尖,五彩的烟花映在无比灿烂的男孩的脸上


“少天,看我”专注于烟花的黄烦烦没有看到身边人的目光


正想开口,唇却被深深吻上,深蓝色头发的男孩一点点撬开贝齿,舌尖与舌尖的舞蹈,这个吻很长,直到烟花的最后一响映满了整个天空,两个男孩才对视着分开,拉起情欲的银丝


“我的小朋友,以后也一起过六一好不好”


一样的温柔一样的浅笑只是眼前人的笑在现在属于自己,烦烦这么想着握上了喻文州的手


“好啊!拉钩!”


“嗯,拉钩”

【喻黄】他们???是真的?!(论坛体)















【喻黄】他们???是真的?(论坛体)


沙雕论坛首次上线!


———————————————————


1L(楼主)


不是不是,喻黄??他们?真的吗??


我求个糖好吗


 


2L


喻黄的场合怎么能少了我!!!我我我是个默默无闻的电竞小记者


然后就那天目睹赛后采访喻队给烦烦理衣领子,烦烦耳朵都红了好不好!!!




3L


楼上是真的嘛!!!!!




4L


保!!!!!真你们可以去我微博看


@你这只猪还挺有意思的




5L


还有!!!!你们可以看看烦烦微博最新的那个!!!不是餐桌上嘛!!!你们看到对面那个只有手腕的那个人吗!!!


手腕上有个痣


然后你们可以看看喻队的比赛视频给手特显的那个!!!


你们会明白!




6L


你是显微镜本显微镜吗????




7L(楼主)


所以???他们???真的?




8L


肯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9L(楼主)


但他们之前不是被传不和吗???好像是烦烦坐了喻队的队长位什么的




10L


不和个XXXXX(自动和谐)


你看过一块巧克力也要一人一半的初代剑与诅咒吗???




11L


呜呜呜呜真的真的,赛前选手区咬耳朵讲小话的两只小可爱!




12L(楼主)


甜..甜到了




13L


而且很多职业选手也磕喻黄!!!!!!!


我给楼主(广大群众们)指路


http://youeryuanxiaoxiaobandezhu.lofter.com/post/200a763c_1c5cf95af




14L(楼主)


好的!!!!!!!!!!!




———————三天后————————


15L(楼主)


我我我我来了!!!我来给好姐妹们分享!


我今天在G市最大的游乐园看到一起过六一的两个小朋友了


呜呜呜呜烦烦牵着个气球跑在前面,喻队跟在后面太可了


(我会额外开文你们可以看看我)




16L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在微博看到了


他们上摩天轮了




17L


呜呜呜呜呜呜呜真的吗!!!!!我哭!




18L


我的两个崽崽世界No.1

coser招募!!!!!!!

#全职高手[超话]#

大家好!!!!!这里一个卑微coser

我在线找人一起出团

tip:杭州人,我们将在2019大电影上映期间还原季后赛兴欣vs蓝雨

地点:杭州萧山体育馆(兴欣主场)

要求:年龄,身高与人物相差不大

           统一出队服,统一店家购买

           基本了解人物性格

           不准鸽!!!!!!!

人物:蓝雨战队:喻文州,黄少天,卢瀚文,宋晓,李远(如果人多会加一个郑轩)

           兴欣战队:叶修,苏沐橙,方锐,安文逸,唐柔,乔一帆

            如果有特别想要的角色可更改以上名单

           同时求后勤!!!!!!!!!!

(人物的性别来说,尽量要求一致,但是卢瀚文和乔一帆,安文逸我觉得女孩子也没什么)

最后我的QQ:572453011(芋头)

微审颜(就是带上你的照片来找我哦!)

也可以留下你的QQ我来找你!

【喻黄】我...我好像搞到真的了????








【喻黄】我...我好像搞到真的了????




微ooc 小红心♥️和小蓝手走一走!


luv luv 失智发言!!我爱喻黄!!!!!




——————————————————


本文是柳非视角




大家好,我是微草战队的柳非个严重腐女(划掉)一个正经的好女孩


众所周知我们和蓝雨的关系还还还还还可以叭(大概)上次常规赛结束刚好是蓝雨队长喻文州的生日,我们两队本着友好往来的借口一起吃了晚饭


寿星嘛,再怎么是职业选手不能喝酒,这种时候还是会喝一点的嘛


可是你们看见过喝醉的喻文州嘛!!!!!!!!!!!!!!


你们敢相信冷静如喻文州,有一天整个人趴在黄少天身上!!!!!!!!!!!


(话外音:非儿别激动,你好好讲,好好讲)


我们微草哪里知道喻文州不能喝酒(他们蓝雨也..不太知道)


直到第二杯酒下去以后,喻文州脸已经完全红了,然后他腾一下站起来,我们微草吓坏了,我们可是看过我们大眼爸爸(划掉)王队喝多了去厕所找了个拖把绕酒店一周跑的壮举


谁知道!!!!!!他站起来走到坐在沙发旁边看小卢写作业的黄少边上....


“小卢啊小卢这么简单的二次函数你做不出,哎哎哎你看看就这样这样不就好了…”


然后!!!喻文州开口了“少天~~”


(柳非os:啊啊啊啊这个波浪号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根本没理我们一桌子的惊讶,先是坐在黄少的腿上(面对面坐着的那种)然后!!!!一把抱着黄少的脖子!!不松手了!!!!


“喻..喻队...你...下来..”话痨如黄少天竟然有一天讲话像周泽楷


“不”


最后!!!!!!!喻文州就真的不肯下来了!黄少天就就就就就这么把喻文州!!!面对面的抱回去了!!!


我是柳非..今天我好像搞到真的了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冷静下来就把我偷拍的照片发到微博


你们记得去看!!!


————————正文完————————


我爱喻黄!!!!!!!!!!!


我爱醉酒梗!!!!!!!!!